用户名:
 
密 码:
[免费注册]  [忘记密码]
居京小记:遭遇乞丐
2011-10-15 18:41:11  被阅[7611]次  
文/江卫民

       在北京开车,喜欢走环路的人居多。很多路盲路痴,如果不让他走环路,估计都没法出门。环路绕远一点,但没有红绿灯,不用老起步停车。新手喜欢环路是怕起步时候熄火,我呢,也喜欢走,主要怕费鞋跟,京城大,居不易,买双好鞋,容易么?但走环路也会错过等红灯时的很多风景哦,比如乞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北京,在有红绿灯的路口讨生活的人之多,可以说已成风景。动作娴熟的发小广告者,抱着大卷地图的小贩,更有那小贩,在你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时候,把那只似鳖似龟的活物伸向你的窗口,吓你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但最令开车的难以面对,尴尬的还是无所不在的乞丐。凡是等红灯排队比较长的路口,都有若干个颤巍巍或者可能装作7天才能吃到一块面包的老者或者真残疾或者伪残疾者在乞讨,他们慢悠悠穿行在车流中,到每个司机窗前,双手作揖,口中念念有词,也不知道在说啥,我估计他们自己也不知道。面对这些如影随行的乞者,每个开车的北京人都会有不同的感受、看法和做法。一般都是窗户紧闭,视窗外的作揖者为空气。遇到那种特固执的,一直在你车前作揖叨咕不停的,或者用个毛掸殷勤地为掸去风挡玻璃灰尘的,对开车者确实有不小的压力。估计大都内心期盼绿灯快快亮起,好摆脱这种局面。但北京很少有等一个红灯就能通过的路口,红灯再次亮起,你不得不停下车来面对同样的情形,只是可能换了一位在你车前作揖干活...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应对方法是,在车门斗里放一堆硬币,遇到乞者,就打开车窗给一个,因为我受不了年纪跟我父母差不多大的老者,一直在我窗户外面作揖。女儿上高中的时候,每天接送,要经过万泉河桥路口,几乎每天在那里都会遇到同赵本山经典小品中着装一样的老人,如同在那儿上班。我基本上每星期只给他一次,时间久了,变成“熟人”了,没看见还不习惯呢。有时跟他也有互动,比如,他慢悠悠到我窗前,我说,昨天已经给你了。有时,他自己也许记得,会绕过我到后面一辆车去作揖。我跟女儿也经常有了这样的一类对话,女儿:爸爸,那老伯今天没来了?我:嗯,也许感冒了。或者,在另外一个很远的路口发现这位老者,我们还会辩论辩论一会儿他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徒步?坐公交车?打的?或者,司机送来?一切均有可能,因为乞讨现在已远不是谋生的无奈,而是发家的手段了。乞丐家盖大别墅的也不是新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次,在航天桥路口等红灯时,无意中撇见一乞者梳了一个跟我妈妈在世的时候一样的发型,一念之间居然从钱包里拿了一张100元的给她,就差没请她吃中饭。这也是唯一的一次我给乞丐这么大的票,:),消耗掉了我可以给100次的预算。还有一次,在长安街五棵松路口,快变绿灯的时候,一老者才晃到我车前,我一着急,随便从车门斗里拿了一张貌似伍角的纸币给乞者,给到他手里我才发现是伍元的,乞者也愣了一会神,我真想对乞者说,请找我肆元。
        心情不爽的那天,比如刚吃了一张罚单,或看某个乞者不顺眼,红灯亮起来的时候,我停车时会有意与前车保持大半个车身的空当,乞者走到我车前,还没等他作揖呢,我又抬起刹车让车往前滑行一段,把他闪到后面,心里暗暗说,对不起了

       其实,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长长的苦行。只不过我们每次从施者那里接过硬币多几枚罢了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分享到:
返回页首
版权所有 ©2011 北京市航安百校建筑智能系统工程有限公司 京ICP备18062215号 
网站建设及技术支持:伊莱尔特-中国万网金牌代理商